柴野

  • A+
所属分类:旧体诗
摘要

这首小令颇为奇特,全曲六韵其实只是两大句,一句写往,一句写返,却于无字之处写出了在往、返之间于青楼寻欢的得意。

《河西六娘子·骏马双翻碧玉蹄》是柴野愚创作的一首小令,选入《元曲三百首》。唐诗常通过咏歌风流少年来表现对青春活力的赞美及对传统礼法的蔑视,如李白《少年行》:“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韩栩《少年行》:“千点斑斓玉勒嗯,青丝结尾绣缠鬃。挥鞭晓出章台路,叶叶春衣杨柳风。”本曲的意境,可以说是这两首《少年行》的合成。所以主人公虽然“入秦楼”,但与寻常妓游的追欢买笑、醉生梦死,显然是不可等量齐观的。

柴野

柴野

原文

骏马双翻碧玉蹄,青丝鞚黄金羁①,入秦楼将在垂杨下系②。花压帽檐低,风透绣罗衣,袅吟鞭月下归③。

注释

①鞚(kōng):疆绳。羁(jī):马笼头,套束于马首,以使驭者操纵方向。

②秦楼:青楼。将:拿,使。

③吟鞭:摇动的马鞭。马鞭抖动时如吟诗时摇头晃脑的模样,又呼呼作响,故谓“吟鞭”。

翻译

那骏马配着青丝疆绳、黄金马勒,急急驰鹜,四只碧玉般的马蹄前后翻飞,足不沾土。进得青楼,把它在垂杨树下系住。满插的花朵将帽檐压得低低,清风吹透了华美的丝绸衣服。摇动着长鞭,在月光下踏上了归途。

赏析

这首小令颇为奇特,全曲六韵其实只是两大句,一句写往,一句写返,却于无字之处写出了在往、返之间于青楼寻欢的得意。

前一大句只是从骏马人手,写出主人公“人青楼”。“骏马双翻碧玉蹄”,用的是李白《紫骚马》“紫骆行且嘶,双翻碧玉蹄”的成句,骏马雄健奔飞的姿态如在目前。主人公策马急驰,雄豪兴奋的心情于此可见。青丝鞚,黄金羁,都是华美的马具,令人联想起古乐府《陌上桑》“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的句子。《陌上桑》的铺排,是为了表现马主人的高贵惆镜,同样,曲中忙里偷闲地渲染骏马精美的装备,也就衬现出了主人公的翩翩风流。王维《少年行》:“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苏轼《渔家傲·感旧》:“垂杨系马态轻狂。”作品第三句介绍骏马“将在垂杨下系”,正含这种“态轻狂”的用意,暗示出主人公属于《少年行》所歌咏的一类人物。只是他此番系马,是前来访晤青楼美色的,也就是诗歌中常见的“走马章台”。“人秦楼将在垂杨下系”,还见出了他的轻车熟路。这铺陈“往”的前半部分,已写出了主人公的狂豪与欢悦。

后一长句中,“花压帽檐低”用了唐人冯赞《云仙杂录》的一则典故:“梁绪梨花时折花替之,压损帽檐,至头不能举。”曲中压低帽檐的花朵,无疑是秦楼中的美人所代为答插。“风透绣罗衣”,抽空点出主人公的穿着,鲜衣美服,圆足了“乘肥马,衣轻裘”的少年公子的形象,而清风人怀,心旷神怡,又显示了“良辰美景”的情味。结尾复回应到骏马,但这一回是“袅吟鞭”,在月光下缓缓徐行。主人公的满足舒畅,于返行的画面中又传神地表现了出来。

小令将一往一返紧凑地连接在一起,以“双翻碧玉蹄”与“袅吟鞭”形成了一急一缓、一张一弛的对照。全曲有意省略了“人秦楼”后会晤美人的内容,但急不可待之“往”显示了对美人的思慕,而心满意足之“返”则说明了此行已如愿以偿。《唐宋诗醇》评白居易《长恨歌》时曾说道:”‘行宫见月伤心色’二句,暗摄下意;一直说去,中间暗藏马鬼改葬一节,此行文飞渡法也。”本曲正是使用“行文飞渡法”的例子。于行文飞渡之中,还点现出主人公的身份、形象、举止、感情,这更是作品的巧妙之处。

唐诗常通过咏歌风流少年来表现对青春活力的赞美及对传统礼法的蔑视,如李白《少年行》:“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韩栩《少年行》:“千点斑斓玉勒骢,青丝结尾绣缠鬃。鸣鞭晓出章台路,叶叶春衣杨柳风。”本曲的意境,可以说是这两首《少年行》的合成。所以主人公虽然“入秦楼”,但与寻常妓游的追欢买笑、醉生梦死,显然是不可等量齐观的。

柴野愚(生卒年、籍贯不详)事历不详。今存散曲小令一首、套数一首。又有残曲一种,似是歌颂朱明王朝的建立。

89z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