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予与何诛

  • A+
所属分类:旧体诗
摘要

宰予在白天睡觉。孔子说:“烂木头雕刻不得,粪土似的墙不可以粉刷了。我对于宰予还责备什么呢?”又说:“开始,我对别人,听到他的话,就相信他的行动;今天,我对别人,听到他的话,还要考察他的行为。从宰予这件事后,我改变了态度。”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

注释

昼寝:白天睡大觉。

圬:泥工抹墙的工具,此处指粉刷。

诛:责备。

于人:对于别人。

于予与何诛

于予与何诛

译文

宰予在白天睡觉。孔子说:“烂木头雕刻不得,粪土似的墙不可以粉刷了。我对于宰予还责备什么呢?”又说:“开始,我对别人,听到他的话,就相信他的行动;今天,我对别人,听到他的话,还要考察他的行为。从宰予这件事后,我改变了态度。”

赏析

宰予在大白天睡觉,被孔子看见了,夫子大发其火,把宰予骂了个狗血喷头。孔子是个勤奋好学的人,他学而不厌,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他怎么能见得自己的学生惰怠呢?从孔子骂宰予的内容看,孔子发火,还不仅仅在于宰予的懒惰,当有他因。孔子骂他,腐烂的木头不能再雕刻,粪土之墙也无法再粉刷。此处显然是说宰予言行不一致。

在孔子的弟子中,宰予也算高足了,他对语言科颇有研究,富有辩才,口齿伶俐。而这恰恰是孔子所不喜欢的,孔子认为口才对仁德只有坏处,而无好处。加之可能宰予对孔子有所欺瞒,在孔子面前自夸多么勤奋好学,孔子发现他欺骗自己就说他是块烂木头,表面看来还很好,而内里面早已朽坏了。如粪土之墙,内里土质已被虫蚁损坏,但表面上却立在那里如好的一般。朽木是不能再雕刻了,宰予也不值得再教了。这分明是批评宰予内外不一,言行相背。从下面的内容也可看出此点。

孔子说,他开始听别人的话就信他的行为,但通过宰予这件事,他改变了态度,他认为仅仅由一个人的语言去推断一个人是不行的,还必须考察他的行动,看是否言行一致,只有这样才不会被欺骗。在此孔子也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考察人的方法,看人不能只看外表,而应该看其行动如何,看是否内外合一,言行一致。

89z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