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撒曲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
摘要

向以鲜,现居成都。诗人、四川大学教授。有诗集及著述多种,获诗歌和学术嘉奖多次。八、九十年代与同仁先后创立《红旗》《王朝》《象罔》等民间诗刊。

向以鲜:唐诗弥撒曲(组诗)

作者:向以鲜

题记:我们的灵魂无处安放就让它安放于唐诗吧

弥撒曲

弥撒曲

1、那时月

那时月可不是这样子

它只须从黛云的边缘

从深锁的重楼纵情的花园

露出一段残辉

就足以刺瞎世间的满月

那时月喜欢在捣练的子夜出现

素缟在空明中飞舞

与砧声和渴望交织

那时月也有仓促的时候

照了长城外哥舒翰的弯刀

又照耀西洲的画舫

诗人杯中始终少一个影子

还有一位住在辋川的居士

以幽篁拨响长啸

此时月不是月

而是长夜的一张弓箭

弓已拉满弦弦断万壑风

2、铜太阳

都说太阳是金子铸造的

这只是众口相传而已

唐代的太阳是用铜锻打的

各种各样的铜

沉重而夺人魂魄的铜

轻盈如羽毛的铜

以及从罗马、波斯或锡兰朝贡的

青铜红铜黄铜或白铜

铜的光芒常常从战鼓

和镜子的背后射出

在浩瀚的映照中

世界被镀上一层铜质的忍冬花纹

即使是黄金也要亮着铜的光泽

一匹瘦削又傲慢的骏马

嘶鸣中竟然带着铜的回声

当你昂首天外时

如惊雷滚过晴空的

正是羲和永不停留的龙辇

世人都知道那六条龙也是铜铸的

3、云书

六世纪的人不常写信

七世纪的信札突然多起来

当突厥的血液和汉语交欢时

氤氲皆可传书

御河的桐叶写给来世的情人

雁足上的相思写给自己

更多的时候人们愿意把书信

镌刻于伊阙宽阔的波澜

埋葬于敦煌的沙砾

在写给风蚀写给灰烬之时

也写给未曾蒙面的子孙

见不见面何妨

我们早已命脉相通

早在沧海的珠胎里重逢

哦纸上云烟笔底风雷

就让涨满秋池的夜雨

也涨满千年的空白吧

4、望长安

前额才抖落葱岭积雪

舌尖又舔尝印度洋的气流

多么温暖又虚无

骆驼的白骨一直绵延向东方

在流沙呜咽的尽头

丝绸挂树梢瓷器正蜿蜒

粟特人落日中跳舞

梦想的街市如新世界喧哗

龟兹的乐工用箜篌诉说寂寞

少女刺绣常常发呆

春风十里花袭人啊

年轻的帝王威武又仁慈

还有高车人天竺人楼兰人

翘首望长安灯火隐楼台

一声驼铃炸响天外

长安突然点亮

5、胡姬侠客或诗人

侠客与诗人同时爱上胡姬

胡姬难于取舎:既爱诗人的绝望

又爱侠客的锋芒

于是她把白天交给诗人

夜晚交给侠客

胡姬的身体中住着孪生的姐妹

就像菱镜前的对视

不知道哪一个更真实

胡姫既幸福又充满恐惧

她知道这场戏剧很危险

正午的情人七步生莲花

却易于凋谢

子夜的情人十步杀一人

千里万里不留名

就在胡姬快要被撕裂之时

她到井水边找到了答案

侠客与诗人只是一种幻象

来自遙远国度的皓腕美人

灵魂中住着孪生的兄弟

6、剑舞

怎能没有你呢

即使是沉潜在瞿塘的杜甫

也为你的光芒失眠

一舞剑气动四方

哦你的眼神那样悲凉

你的绛唇朱袖那样寂寞

慢慢地这些也看不见了

急速的雪猝不及防的霜

遮掩苍茫大地

辉煌的岁月在记忆中坍塌

诗人觉得真的老了

曲终剑已入鞘

再见繁响的梨园

再见仗剑走天涯的佳人

告别是如此果断又残忍

你单薄凌厉的舞蹈

穿过如狂草般缭乱的巫山云雾

7、将军归来

推开虚掩的朱门

蛛网织满雕窗

别惊醒春梦的尘土

一段星辉洒落

绣着鹣鲽的帷幕轻飏

那岂是春闺的梦啊

无定河的骸骨点燃遍野磷火

梦中的将军象一个迷途的孩子

金戈鉄骑也徒劳

将军啊你可以笑傲狼烟

却不忍俯视爱人的珠泪

战马再快跑不出关山万重

流矢如电射不透故乡的孤单

将军百战归来盔甲有多耀眼

心中就有多黯淡

8、阳关三叠

盛唐的客舍人去楼空

象一枚初春的果实

悬在离人的心头

挂在诗歌的最高处

碧空如洗襟怀坦荡

伤心不染纤尘是时候上路了

我的兄弟我的影子

我的前世今生和来世

大漠孤烟直落日问天涯

柳丝纷繁摘不尽啊

连琥珀般的美酒也空了

肝肠烈似火执手望断长河

三叠太漫长不叠也罢

珍重我的阳关

我宿命的无惧与漂泊

9、迦陵频伽

请别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好吗

一个人或一只鸟有什么不同

我曽筑巢于朝阳最先照耀的岩石

那儿是另一个天地

你可以唤着鸟

佛陀给我娇好的人首

你可以称为人

菩萨赠我凤凰的身姿

来自喜马拉雅的赞颂

却是你们所未曾倾听的妙音

梵呗经声在高高的螭吻上回荡

你也想飞翔吗

来啊请闭上双眼

你就是我我活在声音中

我就是你你活在玄奘的佛经中

唐诗的晚祷升起

天雨散花嘤鸣满耳

哦我们毕生诵出的只是

你万卷中的一个词语

10、豹隠

你是世上最神秘的隐士

速度中的迁徙者

最先居住在楚辞的深谷中

薜荔枯萎鸟萝又盛开

后来展转到了南山

那儿除了寂静和虚掩

就是蓝色的冰雾

你爱上广袤的断裂与连续

呼吸自由的清氛啊

舒展优雅的利趾姿态高贵又警愓

以致于飞逝的岩羊

也会蹀躞于悬崖不忍离去

杀戮是不得已的选择

一场虔诚的祭礼转瞬结束

从来没有人看到你的真相

即使在万能的唐诗中

在风涌云集的光芒时代

也难以倾听到神性的喘息

据说多年以后

一个帝王透过春天的竹林

看见斑斓的花纹从南山飘过

回首皇宫如水波幻灭的背影

正眺望积雪的峰峦

南山渐远隐士的火苖已熄灭

11、诗僧

鸟儿倦了回到池塘

远游的僧侣

趁着月色敲响空门

寒山如画横翠微

苍茫之间留下顿悟的足印

拾得一束金色的麦穂

麦芒比诗歌还尖锐

唐代的万丈红尘照傍晚

架裟如霞光转动

独自踏上弯弯曲曲的石径

花儿开满禅房的窗棂

洞悉幽黯的觉悟

叠出万千剪影

那儿是世界的诗意尽头

还是小小的悲欣舞台

刚刚打开描金嵌银的画屏

12、孤舟

在唐诗的沧海里

必有你孤悬的影子

不一定是在月夜

也不一定是在荒凉的渡口

甚至不需要划行的橹

秋雨也好春潮也罢

孤舟横在心事上

只有风中的木叶偶尔降临

或许一只捕鱼的水鸟

就能带来欢乐

瞧!惊慌的鳜鱼

象一环做工考究的银镯子

跳进你空荡荡的怀里

13、凿像

用斧头砍开断崖

用木梯和棕绳展开想像

颂歌在半空中盘旋

一枝莲花蹦开岩石的禁锢

正迎风搖曳仿佛在舌头上

绽放犍陀罗的比喻

流星随着敲击飞舞四射

在唐诗中发出重金属与鹰笛的合奏

岁月刻进风中的衣褶

梦想嵌入鹿野苑的赤裸

一年过去了石头变成镜子

十年过去了镜子浮现楼阁

百年过去了楼阁走出佛陀

千年过去了佛陀又回到了石头

千呼万唤的琉璃净土

又回到风沙弥漫的当初

绝壁千仞依旧青山落日如昨

人们此时才明白

刀刻斧凿的不是岩石

而是我们金刚般若的灵魂

14、钟声

最初的钟声

在云外就被晨光打湿了

我们听到的声音

已和当年大不相同

即使有对岸渔火的指引

找到一囗雕刻着虁纹的钟

却再也撞击不出

唤醒洪蒙的钟声

大片大片的锈蚀剥落

在枫叶的映照下格外夺目

唉!绝响的辉煌世界

在才华散尽的修辞中

永失我心

15、空山

世上有这座山吗

空翠的峰峦

只在唐诗中时隐时现

像一朵幽暗又明亮的昙花

一道无常的光亮

空山的蝉翼稀薄

飞鸟衔来寂静

落叶坠崖滑向禅意的深渊

一伸手就接住整个秋色

夕阳依山更苍茫

哦万嶂之中

那儿万象吐纳万籁交响

一只蝼蚁跋涉向枯萎的梨子

而苍穹之上依然日升月沉

——成都石不语斋

向以鲜

向以鲜,现居成都。诗人、四川大学教授。有诗集及著述多种,获诗歌和学术嘉奖多次。八、九十年代与同仁先后创立《红旗》《王朝》《象罔》等民间诗刊。

89z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