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习习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
摘要

晚风习习,东娃 天色将晚——红霞铺满了西天 习习的晚风,戏弄着树叶 熟悉的炊烟,爬上了竹梢 家的轮廓,清晰可见 一栋三层小楼,端坐在村西的小桥南头

晚风习习

作者:东娃

题记:晚风习习

晚风习习

晚风习习

天色将晚——

红霞铺满了西天

习习的晚风,戏弄着树叶

熟悉的炊烟,爬上了竹梢

家的轮廓,清晰可见

一栋三层小楼,端坐在村西的小桥南头

掌灯了。院子上的天空,钻出几颗熟识的星星

几声犬吠,在大门外

院墙根的大杨树上,知了沙哑的低吟断断续续

屋山西头的小树林里,摸爬猴的孩子们

吵吵闹闹,动静不小

站在地头的老李奶奶,又是喊又是骂的

说踩死了她家的红芋娃。说踩疼了她家的花生妞

马有才猫在树棵里,偷看着孩子们

别翻墙而过,弄断了他家的玉米

可可妈瞅着了。连哄带骗地高喊着她那一对双胞胎的孙子

慌称他们的妈妈下班回来了,给他俩

一人买回一个水上漂

丹丹妈站在桥头上,也喊着她那才上幼儿园的孙子

说他爸回来了,给他买了一台挖掘机

好串门的马亚洲从村头路过,也帮腔喊他目前唯一的重孙子

接下来,是坐在桥南头的老悠爷和老李奶奶

的打情骂俏声

你有来我有往,招对招式对式

几根光柱子在瓷砖墙壁上乱晃

在不锈钢大门上乱晃

在她的身上脸上眼睛上乱晃

她似乎“唉”了一声,反手“哐当,哐当”

关上大门,转身返回灶房

揭大锅盖的声音。戗馍的声音

掀小锅拍的声音。盛菜的声音

此起彼伏,接踵而至

淹没了院墙外嘈杂的声音

熟悉的饭菜香,开始空气中飘飘荡荡

摁电灯的声音

开窗户的声音

拉小木桌的声音

来来去去的脚步声,真真切切

她在一盘一碗往客厅里端饭端菜

黄昏一样的小黄狗,从外面归来

摇着圈着圈儿的小尾巴

颠巴颠巴地跟前跟后。还故意

抬起一个前爪子挠挠她白晰浑圆的腿肚儿

饭菜上了桌面

油黄透亮的煎爬猴,一道晚餐的经典

很是勾引人的味蕾

我慌忙抓起筷子去夹,却一次次落空

但见她扯起蓝底碎花的围巾擦了擦

手心手背

之后,轻手轻脚挪到我的跟前

低头面对面瞅着我

晚风习习,吹动着她的衣服

俏皮的眼神;新鲜的面庞;针眼儿样的汗毛孔……

近在咫尺

我又伸手去摸,去捉

可一次次,怎么也够不着摸抓不到

她和我就那么若即若离着

踌躇片刻,她好像下定了决心似的

趴在我耳边狠劲地“啊”了一声

同时又在我身上轻轻拍了一个巴掌

醒来,触摸触摸身下油黑的瓷砖面

柔滑,微凉

原来我还睡在大榕树下的水泥台上

揉揉眼睛,定了定神

一骨碌爬起来,赶快回宿舍做饭吧

这时的店铺和路灯,均已点亮

塘那边的球场上,跳广场舞的还未开始

路过池塘的时候,我扫了一眼灯光辉映的东头

又瞟了两眼跟前的荷叶莲花

此刻的我,已经融进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

注释:2018.7.5于深圳。爬猴:皖西北方言。即蝉(知了)的幼虫。

89z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