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斯特罗默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
摘要

笔名:尹远红 喜欢诗歌,发表些诗歌,得过些奖,出过两本书。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的诗

作者:尹远红

1、四月和沉默

荒凉的春日

像丝绒暗色的水沟

爬在我身旁

没有反射

唯一闪光的

是黄花

我的影子带我

像一个黑盒里的

小提琴

我唯一要说的

在够不着的地方闪光

像当铺中的

银子

2、不安全的国度

科长俯着身向前画一个十字

她的耳环悬挂如威胁的长刀

正如一个伏在地上的花蝴蝶几乎看不见

魔鬼和打开的报纸混在一起

谁都不戴的钢盔夺取权力

雌性的乌龟在水中飞而逃难

3、夜读的书页

我五月的夜晚

上寒凉月光的岸

野草与花是灰色的

香味可青青

色盲的夜晚

我滑上山坡时

发白的石头

向月亮发信号

几分钟长

五十八年宽的

时期

在我背后

超过像铅发暗光的海水

有彼岸

和当权的人

以前途

代替脸面的人

4、俳句

电线的网络

张在寒冷的国度

无音乐之地。

炙热的日头

独自在练习跑往

死亡之青山。

我们的忍受

小号字体之草和

底层的笑声。

太阳将西下

我们影子是巨人

万物皆成影。

美丽的兰花

油轮一一流过去

天上的满月。

古代的城堡

陌生的城市,石兽

空洞的沙场。

树叶悄悄说

野猪在弹风琴了

敲钟的声音。

黑夜在流动

从东边到西边以

月亮的速度。

啊,一对蜻蜓

紧紧地连起来的

嘶一声飞过。

上帝出现了

鸟音洞里的大门

打开了铁锁。

橡树和月亮

光与沉默的星座

寒冷的大海。

5、隆冬

一种蓝色的光

从我的衣服流出。

仲冬。

冰做的手鼓响着。

我闭着眼睛。

有一个无声的世界

有一道缝隙

让死者

偷偷的过边境。

6、一八四四年的草图

威廉.透纳的脸是饱经风霜的

他的画架放在遥远的大海浪中。

我们跟从那发银光绿色的缆索沉入水中。

他涉水到缓缓倾斜的死亡的国度。

一列火车行进。来近一点。

雨,雨在我们头上行走。

《巨大的谜语》

短诗

1、老鹰崖

玻璃箱里头

莫名其妙的静。

沉默中

一个女人晾衣服

无风之死亡。

深层的地底

我的灵魂飘荡着

像沉默的彗星。

2、正面

在路的尽头我看见暴力

好像一只剥了层层

脸孔的洋葱

戏散了。半夜。

字母在房子的正面燃烧。

没有回信的秘密

降落在冷的光彩中。

3、十一月

刽子手无聊

就危险

燃烧的天空

捲起来

敲声传达从囚房到囚房。

房间从冻土层浮上来。

几块石头发明月的光。

4、下雪

葬礼越来越密

如走进城市的

路标。

千万人的目光

在长影之国度。

一条桥

慢慢地

自动地盖在天空

5、签名

我必须跨过

那黑黑的门槛。

一个厅宇。

白的文件发亮。

很多摇动的身影

都要签名。

直到光线赶上我

把时间折起来。

6、俳句

一座喇嘛庙

中有悬着的花园。

战斗的图画。

绝望的墙壁......

来来去去的鸽子

都没有脸孔。

思想站住了

像宫殿厅宇里的

彩色的石板。

阳台上的我

站在日光的笼里——

像雨后的虹。

密雾中吟诗。

海上遥远的渔船——

海的战利品。

发亮的城市:

音符,童话与数学——

可完全两样。

阳光的驯鹿。

苍蝇殷勤把影子

缝定在地上。

透骨的暴风

深夜里穿过房屋——

魔鬼的名字。

古怪的松树

在这悲哀的湿地。

永久的永久。

黑暗揹着我。

在那一双眼睛中

我遇见长衫。

冬天的太阳......

我游泳着的巨影

变成个幻象。

出去散步的

那标距离的石碑。

听斑鸠之声。

死神俯着身

细查当棋局的我。

胜计已了然。

太阳要落尽。

拖船牛头犬的脸

一直在相望。

山坡的悬崖

出现魔壁的裂口。

梦里的冰山。

山上的陡坡

燃烧的太阳底下

羊群嚼火焰。

啊,紫藤,紫藤

从柏油里站起来

正像个乞丐。

棕色的树叶

跟死海的圣经卷

一样的宝贵。

疯人图书馆

摆在书架的圣经

没有人阅读。

从泽中跃出!

松树的钟标半夜

鲶鱼捧腹笑。

幸运扩胀了。

陌生的水浒中的

蛤蟆在唱歌。

他写着又写......

运河里流着浆糊。

到彼岸的船。

默行如细雨

迎接耳语的树叶。

听宫里的钟!

真是奇妙的,

上帝白住的森林。

城墙发亮了。

爬着的黑影......

我们迷路于森林。

蘑菇之国度。

黑白的喜鹊

固执地跑来跑去

横穿过田野。

看我坐在这儿

像靠沙岸的小舟。

这儿我真快乐。

阳光的狗链

牵着路旁的树木。

有人叫我么?

野草站起来——

他的脸孔正像个

刻字的石碑。

一幅黑的画。

涂过颜色的穷困,

穿囚衣的花儿。

时间临到了。

瞎了眼睛的微风

歇在正面上。

我曾到过那儿——

刷白的墙壁上面

苍蝇在聚集。

燃烧的太阳......

带着黑帆的船桅

早已不在了。

坚持吧,夜莺!

深处有所生长的——

我们伪装了。

死神弯下身

在海面上写笔记。

教堂呼真金。

有所发生了。

明月照亮了屋子。

上帝知道了。

房顶裂开了。

死者能看见我了。

那一面脸孔。

听雨的淅淅。

我悄声说个秘密

希望能进去。

月台的画面。

啊,好奇妙的安静——

内心的声音。

顿时的觉悟。

一棵老的苹果树。

大海靠近了。

海洋是城墙。

我听海鸥的叫喊——

它们打招呼。

背后的神风。

那听不到的枪声——

太长一个梦。

灰色的沉默。

蓝色的巨人走过。

海吹起凉风。

海的图书馆

慢慢吹来的长风。

这儿我能休息。

人形的飞鸟。

苹果树已开过花。

巨大的谜语。

笔名:

尹远红

喜欢诗歌,发表些诗歌,得过些奖,出过两本书。

89zhe